徐 風
  38.狠狠地向漢唐壺坯砸去
  惠子站起來,向袁樸生深深鞠了一躬。袁樸生衝動地說,惠子,請不要這樣!惠子看著他,說,這樣可以讓哥哥少一些挫敗感,拜托了!惠子!袁樸生輓住她柔弱的胳膊。惠子仰起臉,迎著他的目光說,袁桑,你真的討厭惠子嗎?袁樸生搖頭,輕輕地抱住她,說,惠子,你是個好姑娘!惠子順勢撲到他懷裡,顫聲說,惠子早就盼著這一天了。
  古子櫻病倒,是從梅櫻急須被打碎的那個夜晚開始的。按照美智子的說法,那天晚上他一到家,本來高高興興的,不過一小會兒,突然就氣急敗壞,渾身冷汗,說倒就倒下了。一連幾天躺在床上不吃東西,也不說一句話。三島家族的人知道,起因都是那把寶貝的梅櫻急須被打碎的緣故。而惠子把責任全攬在自己身上,說急須是她不小心打碎的。美智子充滿醋意地說,惠子,聽你的口氣,你好像是袁桑家的女人了,別忘了衫門昂立的家族是不可欺負的。惠子平靜地說,聽天由命吧,嫂子,你我都一樣。
  袁樸生倒是直率,當著大家的面,他一口承認梅櫻急須是他打碎的。他表情冷漠,說話的語氣看不出有半點歉疚,這一點讓老三島很惱火。心裡一急,他自己也病倒了。而袁樸生這兩天也是不吃不喝,他把自己關在工棚里,不分晝夜地趕製一件東西。第三天,鯉江高壽來了,袁樸生一聽是他的聲音,終於開了門。而鯉江高壽一進門就驚獃了,原來袁樸生製作了一件超大的急須。這件急須有草帽那麼大,威武飛揚,昂首挺胸,像一個即將出征的武士。而袁樸生輕輕地說了三個字:漢唐壺。鯉江高壽若有所思,漢唐壺?袁樸生說,大漢雄風、盛唐氣度,我大清神威盡在一壺。鯉江君,你把這件壺拿到三島雄夫的房間里去,他看到這把壺,病就好了。
  鯉江高壽小心翼翼地把放壺的木盤端起來,送到了三島雄夫的卧室。真的,躺了幾天的三島雄夫一見到壺,立馬就坐起來了。急須!他的眼睛放出光來。鯉江君,是你做出來的嗎?鯉江高壽搖頭說,是師傅幾天幾夜不吃不睡,趕製出來的。哦,他說什麼了?他說,這件急須叫做漢唐壺。漢唐壺?哦,我明白了。
  說話間,袁樸生冷冷地走了進來,說,鯉江君,請你先出去,我要和三島雄夫談一談。他在三島雄夫對面的榻榻米上盤腿而坐,慢悠悠地說,三島君,梅櫻急須被我打碎了,我重新做了一把漢唐壺,如果你能接受的話,我願意讓它來替代梅櫻急須。三島雄夫走到漢唐壺坯旁邊,端詳許久,沉默不語。突然,他伸出拳頭,狠狠地向漢唐壺坯砸去。頓時,壺坯變成了一堆爛泥巴。袁樸生坐在那裡紋絲不動。還是慢悠悠的語氣:三島君,這下咱們扯平了,你的病也該好了。三島雄夫語氣低沉地說,師傅,前天晚上,我作出了一個決定,我想殺了你!說著三島雄夫站起來,從牆上取下一柄魚皮鞘子的長刀。袁樸生朝那把刀看了一眼,說:我聽到了窗外的響動,知道是你。但是我料定你不敢殺我!師傅!當時我真的想殺了你!因為你破滅了我的理想,你知道嗎?本來過幾天,皇室的人就要來看梅櫻急須了!你知道它對我們三島家族意味著什麼嗎?你這麼一摔,讓日本國失去了一件國寶級的東西!既然你不能幫我實現夢想,我還留著你幹嘛?可是,當我走到你的窗下,看到你正在全神貫註地製作這把急須,我的手就發軟了。師傅的氣場太大,這是沒有辦法的事,如果真的把師傅這樣的制壺聖手殺了,我的靈魂會一輩子不得安寧。師傅,我終於懂得什麼叫魔高一丈了!袁樸生坦然道,三島君,袁某的命本來就是你救的。你若真要它,儘管拿去便是。不過,袁某人並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。鯉江高壽已經學會了急須的製作方法,他會幫你圓夢的。如此,袁某也該回國了!
  三島雄夫看了他一眼,說,師傅是不是想把惠子一起帶走呢?袁樸生說,清國被你們戰敗了,三島君真的願意讓惠子跟我走?三島雄夫急切地說,只要師傅真心愛她,惠子無論到哪裡都是幸福的。袁樸生說,惠子是個好姑娘。不過,我們之間並沒有發生什麼越軌的事。三島雄夫突然發作道:袁樸生,你虛偽!你先是喜歡美智子,可又不敢碰她;惠子待你那麼好,恨不得把心都掏給你,可是你呢,你太讓她失望了。三島家的女人都那麼喜歡你,憑什麼啊你這個該死的支那人!
  袁樸生看了他一眼,站起來,轉身走了。  (原標題:國 壺)
創作者介紹

林海峰

xs97xscxc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